潇湘逢故人

2020-04-10   来源:互联网   编辑:小美   阅读人数:743

桎梏的灵魂需要野趣来放生,慵懒的身体需要山水来调教。因此,我们结伴朝阳去蘋岛。潇湘古城(永州零陵区)北四公里,潇、湘二水合流处即是。城内由黄叶古渡,城外由蘋洲大桥西,皆乘船顺潇水下数分钟至。一年春事已

潇湘逢故人(图1)

桎梏的灵魂需要野趣来放生,慵懒的身体需要山水来调教。因此,我们结伴朝阳去蘋岛。潇湘古城(永州零陵区)北四公里,潇、湘二水合流处即是。城内由黄叶古渡,城外由蘋洲大桥西,皆乘船顺潇水下数分钟至。

潇湘逢故人(图2)

一年春事已过三分之二,草木之花大都改了初嫁东风时,爱斗芳菲的脾性,拼命生长,只为下一轮精彩积攒力量。为追慕古人笔意,我们先环岛边漫步。踏一径香尘,知翠叶藏莺,闻春水拍岸,音韵清畅,心骨为之爽朗。青石板上,深深浅浅的斑驳光影,是阳光,在参天古木前抛下的羞涩。潇湘夜雨”的碑石边,爱人好奇我的昵称是否来自此处。非夜非雨,来虽不应时,但首次身临其境,感佩书写于古籍中的文字,今天依然如此生动优美。现代人的生活,还剩多少逸致闲情,可以仿效古人,绿簑青笠,稳泛潇湘雨”抑或敧枕窗前,细听夜雨频滴空阶”又或者抱影深院,坐看云破月来花弄影”朝云暮雨,晨昏之瞬变,春花秋月,四时之佳境,若非有心,便作可遇不可求罢。

潇湘逢故人(图3)

绿树浓荫中前行,道旁芳草正萋萋。蕉竹繁茂,风光旖旎,赏心悦目。于枝叶稀疏处,撩开一网蛛丝,临水而立,见潇、湘二水蘋岛争吻,旋即携手北去送云归。远眺青山低黛眉,近观碧水横秋波。春风无限潇湘意,如诗如画的美境,演绎成内心无限愉悦,不经意间,将自己站成了风景。山水本化人,人亦养山水,爱在侧,四美俱,两情悦,正是人间好时节。

潇湘逢故人(图4)

由江滨步石阶入潇湘门,再上十数级,便是蘋洲书院前坪。抬头猛见一地新绿入眼,让人竟一时不忍下脚。特殊的地理小气侯,在这里或许放缓了春天的脚步。环顾四周,绿树合抱,苍翠蓊郁,气象清幽,不禁脱口而出真是读书的好地方蘋洲书院建成于光绪十一年(1885)几经变迁,难觅昔日风流。但其朴拙、古雅的风骨尚存,满满的书卷气,正是我心向之的理由。

潇湘逢故人(图5)

书院大门正对长长的甬道,以此为轴线,左右分列书院、宿舍,再进为花厅、讲堂等建筑。甬道两旁植桂树,缀以虚竹绿蕉,穿行其间,别有洞天。小憩于花厅一隅,静听琤琤古琴音,不闻琅琅读书声。犹怜一方斯文地,几番春暮,竟闲院,落清冷。

潇湘逢故人(图6)

潇湘文波连四海。蘋洲书院的落寂,并不代表潇湘文化之肤浅,文脉之不永。古城永州(雅称潇湘,前221年,秦始皇设零陵县,前111年,汉武帝置零陵郡,589年改永州总管府,其后永州零陵间或用之)交楚越,域潇、湘,钟灵毓秀,人文荟萃。数千年来,成就了丰富厚重,博大精深,源远流长的潇湘文化,可谓湖湘文化乃至华夏文化之源。仅潇水一脉,自九嶷而下,有舜帝的德孝文化,千家峒的瑶族文化,濂溪的周子文化,愚溪的柳子文化,浯溪的碑刻文化等等,无不巍巍成峰,蔚蔚成林。犹其女书文化,以其神秘、唯一而独领风骚。

潇湘逢故人(图7)

此身应非洞庭客,不辞长作潇湘人。二十多年前,偶入潇湘,一见钟情,今日初遇蘋岛,如逢故人。或许蘋岛,在屈原的想象中,是湘妃眼角的一滴寻夫泪;在柳宗元的笔端,是随水涨落的一叶萍;在徐霞客的面前,是含在龙口里的一枚珠;而在我看来,蘋岛,恰如爱人颈脖上的一颗美人痣。

潇湘逢故人(图8)

潇湘逢故人(图9)

潇湘逢故人(图10)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故人

故人属于词语,意思是旧交或老朋友。古称前妻或前夫。《庄子·山木》:“夫子出於山,舍於故人之家。”《史记·范雎蔡泽列传》:“公之所以得无死者,以绨袍恋恋,有故人之意,故释公。”唐·王维《送元二使安西》诗: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”明·冯梦龙《东周列国志》第四十四回:“行近黎阳津,遇一故人,名曰蹇他,乃新从秦国而来。”老舍《四世同堂》二二:“在往常,开学的日子正像家庭中的节日,大家可以会见一个暑天未见面的故人。